首頁 > 財經 > 理財生活 > 正文

法律上不硬性劃定 餐廳加收服務費到底公道嗎?

文章來源:
字體:
發布時間:2018-01-31 22:57:20

最近,北京居民陳女士在“鼎泰豐”用餐停止后看賬單,發明比別家餐廳多了一項“服務費10%”,她問服務員:“為什么當時沒有告知我有服務費?”服務員拿出菜單,指向菜單底部一行小字“加收10%服務費”,字號小于菜單注釋。“這樣的小字不經提醒基本不會引起任何人留神,餐廳這是不尊敬顧客的知情權。”同時陳女士也有懷疑:國外有給小費的通例,一些五星級酒店的咖啡廳、餐廳也會加收服務費,但這些一般餐飲加收服務費有啥說法?

上海居民王大爺帶孫子去迪士尼游玩,在迪士尼城堡皇家宴會廳給本人點了368元的西式套餐,給孫子點了258元的兒童套餐,結賬時發現加收了15%的服務費。王大爺對此也有疑難:“這里的菜價已經很貴了,368元只有開胃菜、主食、甜品三道,昂揚的菜價里不包括服務費嗎?為什么還要加收?”

服務費算個啥用度?餐廳加收服務費,到底合分歧理?繚繞這些問題,本報記者采訪了海內消法范疇相關專家。

收取服務費沒有法律依據,但也不被法律禁止

“服務費與小費不是一回事。小費是食客直接給到服務員個人的,但服務費作為餐費的組成局部,是被飯店收取的。”上海市消保委相關人士表現,國人目前還未廣泛構成付小費意識,這與消費文明傳統有關,沒有對錯之分。

“現在說的服務費,就是從前開瓶費、包間費的變種。”中國消費者權利維護法研討會副會長劉俊海說,開瓶費等不合理收費被有的處所工商局明令叫停后,又穿上“新馬甲”,以面目全非的形式呈現,這是有些餐飲企業在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加收服務費有法律依據嗎?

“收取服務費沒有法律依據,然而目前也沒有法律禁止收取服務費。”中國消費者協會律師團成員王惠娟認為,從法律上講,消法規定了消費者有失掉公平交易的權利,公平交易權的一項內容是價格公平合理。但如何斷定價格是否公平合理,這又是一個龐雜問題,因為餐飲業是一個門檻較低、充分競爭的行業,價格由市場調節,由經營者自主制訂,終極的價格形成多是市場競爭的成果。

“從法理上說,民事主體之間的行動,法無制止即可為。所謂餐廳服務費,也循此理。”劉俊海說,加收多少服務費,目前政府也不統必定價。

法律上沒做硬性規定,卻有歷史實際傳統。“收服務費仍是改造開放后入駐上海的外資星級賓館帶過來的,加收比例是15%,當時物價部門也同意過,當初則不須要由物價部分來批了。”上海市消保委相關人士先容。

商家有提前告知任務,否則就是侵略了消費者的知情權、取舍權等

有關加收服務費的根據,法律上兩可,在實際操作中,尺度應當是什么?

“這個問題的要害在于要提前告知消費者。”王惠娟認為,經營者收取服務費應當提前告知消費者,告知方式應當清楚明白,確保消費者知悉。經營者是否切實履行了告知義務,應當以消費者是否實際獲悉為標準。如果只是在菜單、桌簽或店內某處使用不醒目標字體標注,不足以引起消費者的注意,在結賬時才告知,侵占了消費者的知情權。

“加收服務費必需要跟消費者昭示,這是一條必要的原則。”上海市消保委相關人士認為,不管是服務費抑或是茶位費,應有證據表明,在點餐之前消費者已經充足知曉要加收相關費用。

消法第二十條規定經營者應該明碼標價;第十條劃定花費者享有公正交易權,包含取得價格公道等公平交易前提;第八條規定消費者享有知悉其購置應用商品跟接收服務實在情形的權力,有權請求經營者告訴商品或服務的價錢等情況。日前,支付寶2017年度賬單天生中就踩了“侵權”雷:“我贊成《芝麻服務協定》”字樣特殊小,且被抉擇好“批準”。事后,芝麻信譽在官微為默認勾選協議一事致歉。

“假如商家沒有盡到精準、自動實行提前告知責任,那么消費者知情權、挑選權、公平交易權都會被損害,且是順次遞進、十分重大,延長下去甚至會侵害消費者保險保障權、隱衷權、索賠權。”劉俊海認為,這種帶有詐騙性的經營方式還侵害其余企業的公平競爭權益,影響全部行業的市場秩序。

那么,在加收服務費上,商家告知的準確翻開方法是什么?

“告知的方式應當是提前告知。”王惠娟列舉了4種重要方式:在消費者打電話訂餐的時候電話告知;在消費者進店的時候,領位服務員口頭告知;在消費者點餐的時候,服務員口頭告知;最主要的是,在菜單上每道菜品的價格旁,用等同字號平等字體,列明服務費比例,這種方式值得推廣。

“對書面收費內容的字體字號、書寫地位等,口頭告知的時光、場所等,詳細細節不好界定,由于消費場景很豐盛,實際情況都不一樣,不好用一套規矩來同一限定。”上海市消保委相干人士以為,只管情勢沒法假想,但“讓消費者曉得或者應該知道”的準則,餐飲服務商必需遵守。

推薦文章:
天津11选5开始奖结果